偶然
发布时间:2018-12-22 13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28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
你我在相识在这虚拟的网络世界里,面对着陌生的人,我们互相倾吐了自己的心。正因是陌生人,我们才能毫不顾忌地说出自己的哀伤,彼此看到自己遮住的伤疤,那久久不能愈合的心伤。我们有许多共同的爱好,共同的认识,共同的看法。认识你,我很开心,我也很幸运。不相识,是我对你最后的,也是唯一的要求,我想苦苦守候这段感情,与你愉快的交流,知己也好,笔友也罢。我们为何不能做个永不见面的最了解彼此的陌生人呢?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

许久了,我不曾遇到像你这样的一个知己,能懂我那颗忧郁哀愁的心。正是有你,我才知道,还是有人对这世界的一切与我有着共同的看法,共同的哀伤,我们互相轻抚着对方的伤疤,互相抚慰着两颗脆弱的心灵。我们对彼此的欣赏,我们最终在现实相遇了,相遇在那个繁华落尽的黑夜。不过繁华落尽的夜晚终将归于平静。

我是在晚自习后怀着紧张又激动的心情见到了你。

紧张的是,你对我的穿着是否满意呢?你对我的长相是否满意呢?你对我的谈吐是否满意呢?或许我的谈话中体现不出所谓的文艺青年应有的文采吧?我知道我只不过是一个粗俗的人,说着粗俗的话。我只是喜欢美好的事物,为了理想即使燃烧自己也要拼命靠近它。我与美同在,美亡,我亦殇。亦余心之所善兮,虽九死,其由未悔。我没有他的伟大,我只是能体会他的心碎而已。

我是一个热情与哀伤的结合体,时而快乐,时而顾影自怜。会因为看到初升的朝阳而满心欢喜,也曾为在烈阳炙烤下奄奄一息的花草而感到心伤。我是一个冲动的人,却对世界上一切都充满感情,有欢喜,也有讨厌,有感动,也有愤怒。有时我在想,为何上天要给粗俗的我如此敏感的心,是想我夜夜流泪吗?我流干心中的情吗?

激动的是,我能够见到我那期待已久的知己了,我那喜欢的你。你仿佛不只是我的一个网友,更像是我的理想,我的追求,我的诗和远方。我的心仿佛就要燃烧起来了,见到了你,我无悔了。我对你的第一印象就是你是一个很健谈的,很有主见,很有思想的人,我很喜欢这样的人。好久没有看到扎着马尾辫的女孩了,哈哈,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到是六年级的一个女孩子,也和你一样,很精明,很有活力,朝气蓬勃。与你的交谈,我没有一丝的害羞,也没有一点拘束。因为我知道,你不同于其他的女孩,你是能懂我的人,我没有必要遮遮掩掩,只是痛痛快快地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就行了,与你的交谈,我很愉快,很开心。我更知道,这我们第一次,或许也应是最后一次见面了。有些话,是见了面后就再也说不出口的。有些人,是见了就会忘不掉的,只会珍惜。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啊。

别了,我的朋友。别了,我们真挚的交谈。别了,我们的爱与恨,泣与笑,恋与愿与恩怨。正如志摩的《青年曲》,“永别了青年,恋与愿与恩怨!妙乐与酒与玫瑰,不久住人间,青年,彩虹不常在天边,梦里的颜色,不能永葆鲜妍,你须珍重,青年,你有限的脉搏,休教幻境似的消散了你的青年!”更是柳永的《雨霖铃• 寒蝉凄切》中的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,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,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”一切都是瞬息,一切都将会过去,而那过去了的,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。

轻轻地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的来,我轻轻的招手,作别西天的云彩。

悄悄的我走了,正如我悄悄的来,我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 www.cckkyy.com    版权所有   

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素材、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,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,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。

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!